228  

 社会        栏目

 人力社保     类别

民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浙江省委员会

       

  十二    二  

案由:亟待化解农村互助式养老三大困难的建议                                                                                                    

摘要:(200字以内) 近日,我们率省侨联特聘专家组赴浙北某县对农村互助式养老进行调研,发现以农村幸福院为代表的农村互助式养老实行以来各地涌现了一批好典型,但是调研发现,近年来该项工作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                                                                

领衔提案者

周松一 

邮编

310007 

联系电话

18857193110 

 通讯地址

 浙江省杭州市保俶路88号同人商务楼 

提案相关情况

经过调研  本人撰写  多次提出  不同意公开 

 建议 民政厅                       (单位)办理

主办单位

民政厅 

会办单位

卫生健康委 财政厅 

提案日期

2019 年 01 月 27 日



 

附议提案者姓名

通讯地址

邮编

联系电话

杨宝庆 

浙江省杭州市通益路68号浙江泰普森控股集团 

310015 

 13605816117 

周维峰 

青田县景山小区3区一幢 

323900 

 13968704533 

董奕玮 

宁波市鄞州区和济街95号宁波市侨联 

315042 

 13967836095 

林春霞 

温州市行政管理中心16号楼506室 

 

 13806686989 

陈灵霞 

浙江天皇药业有限公司天台分公司 

317200 

 13018990361 

 

 

 

 

 

 

 

 

 

 

 

 

 

 

 

 

 

 

 

 

 

 

 

 

 

 

 

 

 

 

注意事项:

 

1.提交提案请登陆浙江政协履职服务综合平台网上提交。不能网上提交的,也可书面提交,但不要与网上重复提交。书面提交需填写首页,打印请用A4型纸,并附电子文档。

2. 附议提案者须了解提案内容,同意后请工整签名。网上提交会短信告知附议人。

3.提案须一事一案,简明扼要,一般字数为1500字以内。

 



内容:

亟待化解农村互助式养老三大困难的建议

 

近日,我们率省侨联特聘专家组赴浙北某县对农村互助式养老进行调研,发现以农村幸福院为代表的农村互助式养老实行以来各地涌现了一批好典型,但是调研发现,近年来该项工作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主要有:

第一,组织性质定位缺乏明确的制度保障,工作开展名不正言不顺。由于农村幸福院被定义为公益性活动场所,由村委会或村老年协会管理,因此无法在民政部门办理公益性社团登记。导致后续的一系列证照都无法办理。如一些市县明确要求各类养老机构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但是农村互助式养老机构由于无法登记,只能“望证兴叹”。

第二,资金、土地等缺乏稳定来源,村级经济独木难支。目前,农村互助式养老组织的资金来源是政府拨款、村集体出资及社会捐赠。国家层面仅财政部2013年至2015年根据《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农村幸福院项目管理办法》(财综 (2013) 56号)对每个项目补助3万元,多数养老中心基础设施的前期建设主要是地方政府财政支持,后期的运营和管理费用主要依赖村级自筹,但一些农村集体经济薄弱,捉襟见肘,难以维系。以浙北某县为例,早在2009年其就开展了“农村银龄互助服务社”试点,目前已经实现县域全覆盖,但第三方评估结果却不理想:全县共建有212家日间照料中心,运行优秀的占8.2%,运行良好的占11.3%,运行合格(场地开放正常,管理员不固定,台账记录不全,老人活动单一)的占52.2%,不合格(不开门、不活动、不运行)的高达28.3%,不合格的根本原因在于村级集体经济无力支撑日常运营。此外,各地农村土地指标比较紧张和邻避效应都不利于互助式养老服务中心的新建。

第三,养老服务内容缺乏水准,“时间银行”难以为继。各地农村互助式养老服务多数仅限于就餐等日常生活照料以及聊天、打牌等基本文娱需求,部分空巢、孤寡、病残老人所需要的生病护理、康复治疗、夜间照料等服务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由于中青年进城务工或者照料孙辈,使得农村高龄老人扎堆,互助式“时间银行”说服力、吸引力下降,难以为继。

为此,建议民政部门牵头,会同财政、卫健委等部门就农村互助式养老开展调查研究,加紧出台相关政策:

一、政策上规范,明确互助式养老机构组织性质定位和管理责任。建议民政部门统一出台互助式养老相关政策文件,一是明确界定农村互助式养老机构为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享有独立的公益组织身份,属地民政部门应予以注册登记。二是经注册的农村互助式养老机构,享有捐赠资金承接等各类基本权利,明确在食品安全等方面的责任。三是民政、消防等部门对服务设施、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进行检查和等级评定。四是建立良性调整机制,由民政部门制定“进退”标准,促进互助式养老机构良性发展。

二、要素上支持,让互助式养老机构健康持续发展。一是建议财政部门加大福利彩票公益金的投入力度。对经济薄弱的农村互助式养老机构在资金补助上适当倾斜,每年安排一定资金对良好等级以上的互助式养老机构给予1-2万元的以补代奖。二是积极开源。当地政府可协调互助式养老机构与各类社会公益基金的对接,凭借公益组织身份吸纳社会热心捐赠。三是在用地上按照“一村一策”、“一地一策”要求,把互助式养老机构的设施建设纳入新农村建设规划,对使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土地兴办非营利性养老机构的,依法办理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手续。

三、服务上创新,实现农村互助式养老提质增效。一是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如浙江省安吉县对全县3200余名重点老人(包括低保家庭中的失能失智老人、重点优抚对象等)提供分类服务,按照一类对象享受居家服务20小时/月,二类对象享受居家服务4小时/月,并以25元/小时的标准,向社会公开招投标。二是提高互助式养老机构的应急救治能力。开展老年服务信息平台建设,通过红外感应终端、呼叫终端等设备,解决部分老人晚上无人照顾问题。三是推动老年人“时间银行”与共青团青少年“志愿互助”等公益积分互联互通,确保为农村60-70岁健康老人提供的服务在“时间银行”通存通兑,实现良性循环。